“有个地名也好啊!我就去找了!”韩福皱着眉,满脸无奈。

韩一亮什么也没带就走了。这一走便是整整十年。